首页|快讯|八卦|有料|娱风|乐门|滚动|精选|综合|星闻|星知|星速|花讯|娱声|星球|星讯

深扒冯小刚王思聪撕X背后恩怨 小墙皮究竟是谁

发稿时间:2016-11-19 15:16:41 来源:中娱网

[摘要]叶宁从万达离任之后旋即加盟了华谊,引发了华谊和万达之间的正面PK,而冯小刚的这封公开信则让之前还只停留在业内传闻中的恩怨变成了公开的舆论话题。

冯小刚微博“手撕”万达,瞬间成当日热点

自从叶宁出走万达加盟华谊之后,这两家中国数一数二的电影公司之间PK的火药味就从来没有这么激烈过。最新一集的主角,就是今天上映的《我不是潘金莲》。

11月18日,《我不是潘金莲》正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公映。上映第一天,影片在全国排片占比37.77%,在同档期中名列第一。不过,本片在万达院线的排片量只有12%。如果根据各个院线的排片量排名的话,排名第一的是大地院线44%,万达院线的这个数字只能排在第11名。而且,排名第10 的江苏幸福蓝海院线,都给《我不是潘金莲》排了38%。

今天中午,冯小刚在微博发表了《潘金莲致王健林先生的一封信》。而且还一下发了两遍,足见其情绪激动。

信中喊话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对万达院线冷待《我不是潘金莲》表达了不满:“目前,该片在全国其他院线排片平均值为40%以上,在贵集团的排片率仅为10.9%”,“10.9%的排片,反映贵集团10.9%的胸怀”。

没等万达院线方面做出回应,王思聪先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击,说冯大导演阴阳怪气,煽动网络群众。他还反问“只准你们排片挤走别人,不允许我们对你片的不看好而降低排片?”最后他表示,如果电影票房好,会按照流程增加排片。

在两个人的各自言论中,都提到了关键人物——冯小刚口中的“小墙皮”,如今华谊电影CEO叶宁,曾经的万达文化集团副总裁。

今年年初,叶宁从万达离任之后旋即加盟了华谊,也就引发了华谊和万达之间的正面PK,而冯小刚的这封公开信则让之前还只停留在业内传闻中的恩怨变成了公开的舆论话题。在《我不是潘金莲》之后,这场PK看上去也要画下一个句号了。

冯小刚信中提到的“华谊为挽救覆灭之命运而挖走的墙角——小墙角都算不上,一块儿小墙皮”就是叶宁。不过冯小刚形容叶宁的这个定语,怕是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容易看低了这位引发两家大公司正面PK的人物。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在业内叶宁的名字都是和万达电影一同联系在一起也一同成长的。

原万达文化集团副总裁、现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叶宁

从简历上看,叶宁于2008年出任万达院线总经理,2013年任万达文化集团副总裁,2014年任五洲电影发行有限公司董事长。在掌管万达院线及万达文化前,他长期在商业地产部门履职,是万达“自己人”,和如今万达院线的总裁曾茂军一样。

在他从2008年担任院线总经理到2013年升任万达文化集团副总裁这段时间,也正是中国电影市场风云变换的一段时间。彼时还是华谊、光线、博纳等传统民营电影公司在中国电影市场上呼风唤雨的时候,万达电影只是行业新丁。

万达电影从新丁到现在朝着“中国迪士尼”的远大目标迈进,其中有两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其一,2012年贺岁档,当时《一九四二》《王的盛宴》等五大电影的发行方组成“复仇者联盟”与13家院线组成的“守护者联盟”之间展开一场“分账之争”。最终,以万达和华谊达成阶梯比例分账协议的折衷方式作为结束。当年在看似水火不容的两方中第一个站出来达成协议的,就是叶宁。在此役之后,以院线起家的万达开始往上游发展。

其二,2013年9月,在万达院线主办的“2013全国电影院线影片推介暨市场研讨会”上,万达、华谊、光线做出了共同投拍《鬼吹灯之寻龙诀》的决定,影片在2015年贺岁档上映,票房16.3亿元,成为当时内地影市第三、华语片票房第二。在2013年到2015年的两年时间里,万达已经成为了中国电影市场中集合制作、发行、放映的核心角色,《寻龙诀》也成为这两年万达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

《寻龙诀》成为万达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

这也是为什么,在叶宁表明去意的时候,王健林并非不想留住叶宁。在万达集团2015年年会上,王健林特别单独点名表扬了叶宁,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做。

不过,叶宁依然选择了离开。在2016年2月,叶宁辞去了万达院线职务,一个月后,宣布加入华谊,担任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CEO。

他在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时给出自己决意离开万达的原因是:“我想实践自己的电影产业理想。如果只是做职业经理人的话,我不会离开万达,那里有我十五年的青春和情感,有万达的资源和平台,还有王董事长的信任和支持,有和我一同成长起来的团队。为何还要离开?”

叶宁的离开对于万达的影响有多大?这也是引发今天冯小刚与王思聪微博互相叫板的根源。据内部人士对腾讯娱乐记者透露,叶宁离开万达加盟华谊属于“挖老东家墙角”,带走了项目和人才。在媒体的描述里,王健林也对此大为光火,直接影响了万达院线对于华谊影片的“特殊待遇”。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

自2月份叶宁加盟华谊到六月份暑期档拉开帷幕的4个月时间里,华谊出品的《灵魂契约》和《纽约纽约》在首映当天于万达院线的排片占比都极低,为1.6%,黄金场占比为2.8%。在五洲发行成员(万达主导的发行公司)旗下排片占比均在10.1%以下。

当然,这两部影片本身质量上以及口碑上都难以引发舆论太大的关注。到了暑期档,《摇滚藏獒》在上映后遭遇万达院线“封杀”,虽然其后万达与华谊各自发表声明,一方表示“封杀”纯属无稽之谈,另一方则表示对不同电影的排片差异化是万达院线的公司行为,不便评价。但是,这是公众第一次大规模关注到华谊与万达之间的恩怨。

到了7月15日,华谊出品的《陆垚知马俐》与万达出品的《快手枪手快枪手》同天上映,情况就更加耐人寻味了。前者是随着叶宁最终落定由华谊出品发行,后者属于叶宁在万达时负责的项目。

当时两部影片上映后,和今天《我不是潘金莲》的情况类似。万达院线给《快枪手》排出了32%的场次,只给《陆垚》排了5.4%左右的场次。不过,有自家院线力保的《快枪手》口碑欠佳,最终票房不及5000万,《陆垚》还是沾了爱情片类型的光,票房上1.92亿的成绩压过了《快枪手》一头。

万达院线给自家的《快枪手》与华谊出品的《陆垚知马俐》排出的场次相差甚远

在人员方面,叶宁离开也导致了万达院线人员的流失。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柳庆庆和叶宁一同加入了华谊。

此外,在叶宁离开后半年时间,万达文化产业集团高级总裁助理、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方也离开了万达,去华纳兄弟中国区担任执行副总裁及总经理职务。

叶宁在来到华谊之后,在今年6月新成立了一家电影发行公司“华影天下”,背后是华谊、微影时代和上影集团。如果要说这招棋是为了直接对抗万达主导的五洲发行也有失公允,毕竟上影在去年就成立过一家联合了4个省院线公司的“四海联盟”。

《我不是潘金莲》让华谊万达的斗争公开化

到了《我不是潘金莲》这儿,实际上,本片的实际操控权已经在耀莱的手上,要说万达因为叶宁而继续打压《潘金莲》有些“殃及池鱼”的意思。这也是为什么王思聪在微博上说:“本来两家私企的恩怨应该是两家公司的事情,怎就因为你是大导演就能煽动网络群众和舆论来喷我们了?咱就事论事,只准华谊挖我们有敬业协议(注:应为竞业协议)在身的高管,不准我们有任何不悦?只准你们排片挤走别人,不允许我们对你片的不看好而降低排片?”

稍微扯上一句,思聪少爷说的是“竞业协议”,结果冯小刚还根据错别字内容发表了一番关于“敬业”的感慨……不过,至于叶宁自己有没有在双方“友好协商”的情况下签署这份协议,以及协议内具体有哪些内容,大众就不得而知了。

叶宁与万达的竞业协议究竟是什么内容,大众不得而知

王思聪的回击也针针见血,他提到的“只准你们排片挤走别人,不允许我们对你片的不看好而降低排片?”指的正是《我不是潘金莲》的发行方耀莱和猫眼通过票补占场次。据业内人士分析,这是片方通过票补的形式和影院以及电商平台合作,在影片上映的头三天内占够足量场次,保证足够的市场曝光度和票房产出。

截至18日18:43,《我不是潘金莲》在万达院线给予低排片的情况下,已经有4952万进账。与此同时,同一天新上映的《勇士之门》在17.3%排片的情况下只有428万票房,还比不上上映两周的《奇异博士》今天产出的872万。

当然,每一天影片的排场总数是固定的,《潘金莲》在市场上占比高了,自然会积压其他影片的市场占比。比如,李安的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今天的排片比已经下降到了不足4%。试想下如果李安导演也有微博的话,他会说些什么呢?

截至18日18:43,单日实时票房情况

在今天冯小刚的这封公开信之后,这场PK看上去也要画下一个句号了。截至目前,万达院线方面尚未作出官方回应。不过,电影行业本来就属于人才密集型行业,优质的行业资源也会集中在行业的顶尖人才手上。类似情形在这个行业并不是新闻,只是没有碰到一位敢于发表看法的导演,将这些原本只会停留在行业内的恩恩怨怨变成了全国吃瓜群众的谈资。

这个事件最终的结局,恐怕也会和当年“复仇者同盟”最终握手言和一样。对于整个市场来说,结局不应该只是停留在《我不是潘金莲》在万达院线排片量有所上升或者是有所下降的层面。在好莱坞早期的片厂制中,派拉蒙拥有自己的制片公司、签约演员与连锁影院,以至于出现了关于反垄断的“派拉蒙案”。在中国,几乎每家电影公司都做着打通全产业链从上游到下游一网打尽的计划,万达如此,华谊也是。《我不是潘金莲》要撬动的应该不只是一家公司或者院线,更应该推动的是整个行业的思考和讨论。谁会希望看到一家独大的垄断市场呢?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