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快讯|八卦|有料|娱风|乐门|滚动|精选|综合|星闻|星知|星速|花讯|娱声|星球|星讯

《潘金莲》电影pk原著 范爷催生颠覆结局

发稿时间:2016-11-20 10:00:15 来源:中娱网

  京雅/文

  新浪娱乐讯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是冯小刚[微博]和刘震云的第四次合作,电影有刘震云的同名小说原著做基础,又由他亲自操刀做编剧,在故事方面可谓内力深厚。刘震云曾自评自己的小说非常不适合改编成电影,他透露当年的《一地鸡毛》就是一篇流水账,而冯小刚看中的则是小说中人物的生活态度。

  对比《一地鸡毛》《温故一九四二》而言,《我不是潘金莲》从小说改编成电影的难度似乎要小一些。李雪莲一路上访,故事脉络非常清晰,电影在故事结构和人物形象塑造上也基本没做改变。

  冯小刚想拍《我不是潘金莲》,看中的仍然是人物的态度,一种用严肃的态度对话荒诞之事的态度。用冯小刚的话来说,《我不是潘金莲》是第三种幽默——背后道理的幽默。 《我不是潘金莲》是一部严肃的现代“官场现形记”,明线是李雪莲的上访,探讨的其实是官司背后的生活逻辑。

  当然,细节方面的改动也是不小的,比如把李雪莲的告状故事从20年缩短为10年。最大的改变则是电影结局,虽然这部分只占了6分钟的篇幅,却颠覆了整部戏。

  人物动机的反转

  看似为分房,其实还是二胎惹的祸

  小说里李雪莲和秦玉河假离婚的原因是要生二胎,还写了关于计划生育国策的讽刺,尺度更大。电影版则改成了分房,电影一开始李雪莲就和王公道说:“假离婚,乡下的房子归我,他净身出户,这样才能在厂里分一套县城的房子。”

  原著里李雪莲二胎生了个女儿,她为了告状,把孩子托付给朋友,孩子长大后和李雪莲并不亲近,也让李雪莲非常憋闷。最后李雪莲得知秦玉河出意外身亡的消息,则是大儿子亲口告诉他的,小说里的解释时,只有儿子亲口说,李雪莲才会相信。

  电影里把涉及到孩子的部分都舍去了,看似李雪莲假离婚的问题就是房子。然而在结局中,电影却出现了反转,李雪莲亲口对史为民说,分房只是一个借口,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要二胎,但最终孩子还是没保住。原著里的李雪莲认死理,如此改动则为她的行为动机增加了几分爱的光辉,似乎更能为观众理解。

  范冰冰[微博]也认为这样的处理更有说服力:“如果只是为了房子这件事情,我觉得这女的十年或者二十年干的这事儿有点太傻了,我自己都有点说服不了我自己。因为房子是很物质的东西,其实她之所以要去告状,是她对这个人还有爱意,她对这段生活放不下去。如果是为了孩子的话,这是人性的一个割舍不掉的东西。我不想让别人同情这个角色,但是我希望观众理解李雪莲,理解她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同情对李雪莲不重要,理解才重要。”

  官场细节有变化

  人民大会堂的高潮戏份换了发生地

  原著是一部现代“官场现形记”,电影版也没有做美化,但在细节部分有小改动。

  小说中的人物姓名都是有寓意的,如同《红楼梦》里的甄士隐、贾雨村,《我不是潘金莲》里的人名也都是走这个风格,比如王公道、董宪法、荀正义、史为民、蔡富邦、贾聪明、刁成信、储清廉等。但在电影中,有些人名进行了微调,变成了荀正一、史惟闵、储敬琏。

  电影也略去了揭露官场百态的细节。比如电影跳过了法院专职委员董宪法这一段,砍掉了县法院内部人际的枝节。李雪莲随后找到了院长荀正义、县长史为民,荀正义与老法院院长的酒局、喝完酒驱赶李雪莲、史为民装秘书逃走与小说情节近似,不过法院院长酒局上的细节、县长与信访局长的对话,这些涉及官场酒局文化的情节没有了。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