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快讯|八卦|有料|娱风|乐门|滚动|精选|综合|星闻|星知|星速|花讯|娱声|星球|星讯

张艺谋王宝强等陷乐视危局 上亿投资或遭变故

发稿时间:2016-11-23 03:01:16 来源:中娱网

而其间,乐视也紧急宣布通过高管持股、贾跃亭长江商学院同学自救等方式获得资金,但亦挡不住乐视网股价下跌的态势,截至18日乐视网报收37.91元/股,早已跌破了今年8月45.01元/股的定增价,牛散章建平,公募嘉实基金、中邮基金悉数被套。

与牛散一起被套牢的,还有包括刘涛、孙红雷、黄晓明、张艺谋等在内的数十位娱乐圈明星。他们主要分布在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两大板块中的明星股东,在乐视网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投资回报或将遭遇变故。

乐视网在11月8日发布公告称,预计乐视影业无法在2016年完成注入,同时拟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并选择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年作为乐视影业业绩承诺期。

重组暂停的乐视影业,其众多明星股东当前全被套牢。在当前整个乐视生态遭遇危机之时,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实现资本造富的可能性几乎已不存在。另外,明星股东在乐视体育近2亿元的投资,在乐视体育发展受阻的情况下,也面临着“有去无回”风险。

在影视公司都吸引明星股东纷纷入股之时,乐视影业也不例外,引人注目的是,乐视影业的明星股东几乎占领了娱乐圈的半壁江山。

而这些明星股东持股比例的公开,缘于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的重组方案。今年5月初,乐视网公告称,拟以98亿元的价格100%收购乐视影业,其中68.2亿股票+29.7亿现金的方式购买,并配套募集50亿资金用于公司发展。

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这种“左手倒右手”的资产腾挪,在A股市场几乎成为常态。而能用生态战略发布会刺激观众落泪的贾跃亭,却将它玩出了一定高度。洋洋洒洒350页的重组文件中,超过一半都在讲述明星股东。

不过,乐视影业吸引明星股东加入,也是“看菜下饭”。对于张艺谋、郭敬明等一线制作人/明星,乐视给出的入股价格要明显比其他明星优惠。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彼时入股的19位明星一共投入约1.5亿元。

2015年5月20日,乐视影业决定以每股1元的价格共转让500万股给郭敬明。郭敬明持乐视影业有500万股,占股0.59%。张艺谋出资1201万元,持股比例却高达1.43%。随后的孙红雷出资239万元,持股比例为0.28%,比郭敬明价格略高。

但黄晓明、李小璐和冯威的价格明显高于张艺谋、郭敬明等人。2015年10月,黄晓明以5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59.9万元,以此来算每股价格约为8.3元。

除直接持股外,也有部分明星通过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乐视影业的股权。重组方案显示,乐视影业的明星股东还聚集在乐安影云文化传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乐安影云”)和北京锦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合伙)(下称“北京锦阳”)两个平台。

乐安影云的股东名单中,高晓松名列其中,但其股份几乎是乐视影业无偿赠送的。

北京锦阳的股东中,刘涛、秦岚、瞿颖、陈赫、贾乃亮、霍思燕等10多位明星股东赫然在列。

另外,邓超孙俪夫妇也在乐视影业股东名单中,邓超和孙俪的工作室分别名为慧形慧影工作室、孙俪工作室,持有乐视影业0.43%和0.286%股份,该股份系二人于2015年9月29日分别斥资3000万元、2000万元购得,购入价格与黄晓明等人一致,折算后约为8.3元/股。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上述19位明星股东合计投入乐视影业的资金约1.5亿元。不过,也有明星不愿意加入乐视影业的,德云社的郭德纲曾经分别放弃乐安影云和北京锦阳的明星股东身份。

而5月的收购预案除了众多明星股东是第一次曝光外,成立三年的乐视影业财务状况也首次公开,让人得以一睹互联网电影公司的真实生存状况。

据悉,2014年和2015年乐视影业营业收入分别为7.6亿元和11.4亿元,但净利润却并不如人意。

营收不差的情况下,乐视影业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8.91亿和-1.02亿。这也意味着,乐视影业两年净亏9.93亿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2014年、2015年,乐视影业净利润分别为6444.84万元、1.36亿元。

除了乐视影业,明星股东云集的还有乐视体育。其中,刘涛投资5000万元,为出资最多明星。

今年3月,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凭借215亿元的估值融资80亿元。

据媒体报道,投资者除了海航、中泽文化、安星资产等机构投资以外,还有11名明星投资人,包括刘涛、孙红雷、贾乃亮、周迅、王宝强等,总投资金额不到2亿元,占股不到1%。

另外王思聪所建立的普思投资以及马云旗下PE机构云锋基金也在乐视体育成立初期成为股东,王思聪在2015年底还跻身乐视体育的董事一职。

不过,当前,时代周报记者并未在乐视体育的股东名单上发现刘涛等11位股东的名字。且股东名单只更新到去年年底。工商资料显示,乐视体育因未按期公示年报被纳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值得注意的是,在贾跃亭和他所创立的乐视正在遭遇事关存亡的危机之时,覆巢之下的乐视体育,即便想要好好大干一场,也无法摆脱资金紧缺带来的牵连。因为资金困局,乐视体育因缺钱,不但和国安分手,也丧失了部分版权。

新赛季第一次原本以“北京国安乐视足球队”的名字征战中超赛场,然而,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与乐视两者的“恋情”仅仅维持了9个月便结束,而背后的原因是乐视体育缺钱。

今年9月,国安俱乐部董事长罗宁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任何矛盾。后来的实际情况就是人家困难,不能给钱。之前都谈得非常好,后来白纸黑字合同上都写着,但就是没有钱,我们也没办法。”

同样因为资金紧张,乐视体育也丧失了网球大师赛的直播权。

据懒熊体育报道,乐视体育已经试图取消与ATP官方签下的ATP大师赛和ATP500赛事版权合同。根据协议,乐视体育必须在今年9月30日的截止日之前支付2017年的ATP系列赛事版权费用,但实际上其并未履行合同。

今年10月的网球大师赛,乐视体育未能实现视频直播,使用的比赛集锦存在右上角用马赛克进行遮标处理的现象,版权来源不明。

数年的发展中,在阿里体育、苏宁体育等纷纷抢占大众赛事独家版权之时,乐视体育独家的版权仅有中超、亚冠、国足十二强赛及意甲。

不仅如此,乐视体育此前大肆宣传的智能化业务同样处于一个尴尬的处境。去年12月,乐视体育宣布冠名华熙国际旗下五棵松体育馆为“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并赚足了眼球,并将五棵松体育馆升级为全球领先的智能化场馆,但双方在该项目上始终未有实质性推动。

体育和影视两块业务之外,借助明星效应来提高乐视的影响力在乐视内部比较普遍。乐视在线下销售方面的合伙人制度Lepar已经广泛推广,在股东层面,李小璐、霍思燕、杜江、陈思诚等都已经是乐视旗下不同子公司的股东,但具体持股情况仍不清楚。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