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快讯|八卦|有料|娱风|乐门|滚动|精选|综合|星闻|星知|星速|花讯|娱声|星球|星讯

娱乐观 | 范冰冰“演员包袱”,是对演技派的追求

发稿时间:2016-11-24 05:20:23 来源:中娱网

不知道为什么,中国观众一直把能不能“扮丑”当做一种标准,用来衡量一个艺人——尤其是女艺人是否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演员。这个可爱到幼稚的标尺,被广泛地使用。比如这一次《我不是潘金莲》上映后,人们又以此来讨论范冰冰的定位。

有人认为范冰冰努力学习方言,面如菜色,穿旧衣服,基本上完全舍弃了特写和近景,对于一个十分在意形象的女星而言,已然证明了自己的演技,当然,也有坚定的反对者一如既往地认为无论范爷做什么,“你就是个花瓶”。

范冰冰的身份认定问题是个独特的现象,一方面她愿意以最浮夸的造型,在各种红毯秀上争夺眼球,另一方面,又一直对于争取一个“演技派”的头衔孜孜不倦。这种看似分裂的精神诉求极少在其他演员身上看到。

客观地讲,能否扮丑绝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有演技的标准,如果尚且把“扮丑”还当做一个心理关口需要踌躇的话,这本身就在证明,这个从业者还尚未把自己当做演员。演员这个职业的特殊性是呈现角色,而不是呈现自己。甚至,某种程度上说,这个职业的要求应该是拼命隐藏自我。至于应该丑还是美,一切以角色为准。真正意义上成功的演员,是让人记住角色的名字,而忘掉演员的名字。但是现在,由于娱乐工业的兴盛,伴随着互联网交互特性的进一步加深,演员的特征其实在渐渐消散,艺人的概念几乎吞噬了演员的概念。这个大背景的深切变化,直接导致了从业者自我认定以及观众对艺人心理期待的变化。

范冰冰是个非常有趣的考察对象。这个出生于1981年的女星,在当下这个以鲜肉和嫩模为主要审美导向的生态系统中,显然已经算不得年轻。在中国演艺界,年龄几乎是一桩原罪。所以,范冰冰一边维系着偶像的张扬,一边努力构建演技派的认可,非常易于理解。

她本人从《还珠格格》被人熟识。那部电视剧诞生于1998年,彼时,互联网刚刚接入不久,远未普及,人们对于演员这个行当仍然充满诸多想象。那是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在那之前,人们认为演员的工作就是演戏,所以这份职业安身立命之本就是“演技”,彼时,“颜值”这个直率又残忍的词汇尚未被发明,演员的形象是在演技之外的锦上添花,而不是相反。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消费主义的兴盛,人们对于演员的要求开始变得宽泛、松弛又多元,进而几乎彻底地消费化、物品化了。所以,颜值变成了这个行业的必须品与基础,而演技被快速地鸡肋化了。“实力派”一度成为了演员自嘲时甩出的包袱,专供于丑星和喜剧演员,女明星对此一般避之不及。

而范冰冰的出现和成名恰巧处于这种变化的开端。所以,从她出道以来直到如今,一直卡在一种中间状态中。一方面,她所受到的浸染还让自己有着“成为一个演员”的强烈的心理需求,而同时,她又是一个在商业性上先知先觉的人,很早就洞悉了在消费主义的时代中,成为一个艺人要远远比成为一个演员更加重要和实际。这造成了一种摇摆的形象,对于观众来说,更老派的观众认定她是一个毯星和花瓶,而日后成长起来的年轻观众,对范冰冰对于“演技派”这个称谓的在意,又表现得茫然。从这个意义上说,范冰冰的心态像是前一个时代的遗迹和后一个时代的预习。

这世界上其实有两个范冰冰,一个在红毯上搔首弄姿,另一个在李玉和王小帅的电影里郁郁寡欢。她一边在各种绯闻、八卦之中被人猜测和揣度,一边几乎算得上频率稳定又密集地接拍着一些不可能有良好票房,甚至都不一定能够顺利上映的艺术电影。无论是在王小帅导演的《日照重庆》里,还是导演李玉那些充满明显的女性视角的电影中,范冰冰接下的角色都尽量把自己日常化、甚至底层化。除了题材本身以及导演调教的因素之外,接演这些角色符合范冰冰一直以来的内在诉求——想要出演某些“留得下来的作品”,进而以此证明自己够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演员的称谓。

如果说有些人有偶像包袱,范冰冰其实有“演员包袱”,她无法接受像日后崛起的小鲜肉们一样,毫无顾忌地拥抱消费主义大潮,整日把上综艺节目逗趣和接拍广告当做自己的全部工作。嫩模和鲜肉是没有历史的,他们真诚地认为脸是艺人的全部本分,演技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在片场说着1234代替台词,靠后期配音解决一切,并不以此为耻。他们认为自己从事的就是颜值生意,而不是表演艺术。但范冰冰还是无法变得如此彻底,以范冰冰开始成名的时代为界,此前,那个圈子叫文艺界,不是娱乐圈,所以,她心理注定残存着一些对于表演的诉求。

客观地讲,范冰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演技派,是差一口气的,那口气有时不是靠个人的努力和扮丑的勇气,以及急迫的愿望就能解决的,那需要某一次的醒悟,最初的灵光,以及长期的训练和观察的能力,但是这一切,范冰冰似乎还尚未显露。你可能会知道她和李玉合作过公映困难的艺术片,可能知道她扮演了粗陋的农妇,但你不一定能记得住某一次令人惊艳的表演。这就是她的问题。相较而言,这一次《我不是潘金莲》中环绕着她的那些男配角才是无需多言的演技派,张译那几个谄媚的身段,于和伟那些凝重的眉头,张嘉译分寸有度的鼓掌,这一切才叫演技。范冰冰很努力,但是我们看到的仍然是范冰冰,她没能隐没自己。演员要做的是舍得彻底抹杀自我,而明星要做的是尽力张扬自我。在很多时候,这二者只能选取其一。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