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快讯|八卦|有料|娱风|乐门|滚动|精选|综合|星闻|星知|星速|花讯|娱声|星球|星讯

大鹏:重看《煎饼侠》羞愧 冯小刚让我自信|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大鹏

发稿时间:2016-11-24 13:24:23 来源:中娱网

  杨晋亚/文 王远宏/摄影 刘嘉奇/摄像

  新浪娱乐讯 眼前的大鹏[微博]和银幕上的很不一样,天生喜感的他此刻显得有些严肃;40分钟的交谈也没有想象中的包袱连连,只有一个电影圈新人对自己认真的剖白。

  用大鹏自己的话来说,喜剧演员分为两类,有戏里戏外一样开朗搞笑的陈赫[微博]、乔杉,也有戏里闹腾戏外安静的范伟[微博]、郭德纲[微博]。大鹏属于后者。即使再热的天,他也会一直穿着厚厚的戏服,这样他才能确保自己待在角色里。而此时不需演戏的大鹏,褪去了那层壳,让我们看到了笑脸背后的敏感与悲观。

  凭借网剧走红,电影导演处女作拿下近12亿票房,大鹏将之归结为运气而不是能力;近期合作了冯小刚[微博]、王家卫、徐克等大导演,参演《我不是潘金莲》《摆渡人》《奇门遁甲》《西游伏妖篇》等大片,大鹏笑言获得这些机会可能是因为自己是老好人,给人亲近感;去年《煎饼侠》大卖后,大鹏被电影局选中,和徐峥[微博]、管虎、李玉[微博]等导演一起去好莱坞学习,他依旧不觉得自己成功了。从大鹏的口中,你几乎听不到他对自己的肯定,正如他所言,入行10年了,他还是一样的不自信和悲观主义。

  《煎饼侠》上映期间,一种评论让大鹏大受打击:“大家都说什么样的人都跑出来拍电影,我就是那个什么样的人。”冯小刚为大鹏加油打气,教他不用理会,这也是大鹏拍摄《我不是潘金莲》最大的收获。

  一边学着不在乎外界的质疑,另一边大鹏也在用一切机会进修。他在王家卫、冯小刚、徐克的剧组里偷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你只能变成你,你变成不了他们当中的任何谁。”当然,每一次的合作也有额外收获:冯小刚要为他监制一部戏,故事已经成型,计划三年内推出;王家卫则主动找到大鹏,希望他给东北F4拍一部电影

  电影导演大鹏:进修后看到的世界更大了 下一部戏拍乐队故事

  去年暑假,大鹏带着自己的电影导演处女作《煎饼侠》跑遍全国,刷新了路演场次纪录。他热情洋溢地向全国观众推介《煎饼侠》,献宝似地希望这部呕心沥血之作被更多观众看到,当时的他是自信的。16个月后,《煎饼侠》在电视上重映,大鹏却说,他羞愧地不敢回看,感到自卑:“我觉得我怎么那么不自量力,那个时候可以大张旗鼓地告诉大家我拍电影了。”

  这份害羞来源于一年多的进修,在与几位大导演合作的过程中,大鹏看到了更大的世界,也明白自己无法复制任何一个导演,唯一能学的是创作上的较真和不妥协。

  新浪娱乐:拍摄《我不是潘金莲》有什么特别的体验吗?

  大鹏:我很喜欢那个时候创作的状态,我们在一个很小的城市江西婺源,那个地方就像我的家乡,人口很少,也没有什么可以逛的,每天我们收工之后有集体生活,有大量的时间可以坐在那聊天,冯导跟我讲他最开始拍电影时候的事儿。那个时候《煎饼侠》刚播出完毕,我是有一些压力的,因为大家都说什么样的人都跑出来拍电影,我就是那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冯导就说,其实你不用在乎,我最开始拍贺岁片,所有人都说你拍的不叫电影。

  新浪娱乐:在当导演这件事上,冯导是给你很多正能量和鼓励的。

  大鹏:对,很多人问我拍了《我不是潘金莲》收获最大的是什么,我其实在这儿收获到了一种自信。我是一个特别没底气没自信的人,根上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我运气很好,在互联网上被大家知道,然后拍摄了一些短片,到最后拍长片,其实我觉得都不是能力的原因,是那个时代,如果没有这个人,可能也有另外一个人,所以我没什么底气。

  但是冯导就不只一次在一些公开场合表扬我,给我鼓励。甚至我会把我接下来要拍的电影跟他讲,他会站在他的角度说,我觉得你可能这样处理一下会更好?甚至我们约定了他来监制,我来导演的一个故事,那个故事已经基本上成型,这样一部电影应该在未来的三年左右才会被大家看到吧。

  新浪娱乐:很多人感觉你在《煎饼侠》之后并没有所谓乘胜追击,而是让自己静下来去合作很多大导演。我就会觉得大鹏还是一个很静得下心的人,你应该是有一个长远的规划,让自己一步一步走得更加坚实吧?

  大鹏:我不知道,我太走运了,赶上了去年票房的好时候。前两天很多人给我发消息说电影频道在回放《煎饼侠》,但是我不敢看,我再看我会觉得很害羞,我会觉得很自卑,我觉得从很多角度,技术、剧本、表演、导演层面,我都很害羞把它端出来给大家看。我觉得我怎么那么不自量力,那个时候可以大张旗鼓地告诉大家,我拍电影了,因为这个事儿真的不是谁都能做的。

  从那之后我就接到了一些邀请,那些邀请大大小小,我觉得最重要的可能就是《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这个角色,我可以被写在前面。除了《我不是潘金莲》,好像还去了王家卫导演的《摆渡人》,徐克导演后来又做了《奇门盾甲》,还有《西游伏妖》,其实我都在里面参演,我就想看看别人是怎么拍戏的。我不在乎他那个角色的大与小,我就想学习一下。但后来发现,我到了他们的剧组当中,我学不到什么东西。

  新浪娱乐:为什么?

  大鹏:因为每个导演的方法是具体的,我甚至觉得冯小刚和王家卫是不是在做一个工作啊?他们都叫导演,但是好像工作方式完全不一样。你不能够完全复制任何一个人的导演习惯,你只能找到那个最适合你的、舒服的、有底气的,所以你只能变成你,你变成不了他们当中的任何谁。但是他们都有一个特别共同的点,就是在创作上是较真和不妥协的,不能够因为今天天气的原因或者演员的原因,我就妥协,赶紧拍拍拍就算了,他们还是会有艺术上的追求。这一切你在一个镜头上可能看出的差别并不是很大,它积累成一场戏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一些跟其他的导演不一样;当它集结成一整部长篇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个不一样变得很大。所以我觉得就应该在每一个角度上都较真,到最后才能够成为那样的作品。我希望我下一个导演的电影拿出来的时候就不害羞了,就特别鼓足勇气跟大家介绍说,这是我拍的电影。但是很显然,在一年多以前,我那个时候是很稚嫩的。

  新浪娱乐:下一部导演作品还是喜剧吗?

  大鹏:对的。下一部导演的作品已经完成了剧本,明年4月份才会开机,因为那个时候天气才会满足我们要求。故事讲的是一群人想要组一个摇滚乐队,但是在过程当中遇到了很多的困难,剧本还在根据大家的意见在做调整,但是会是一个很好笑又有关于梦想的一件事儿。演员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不一定是喜剧演员,现在演员已经都在培训了,因为他们需要演奏乐器,我们最久的一个演员从去年已经开始练习乐器了。希望明年可以上映跟大家见面。

  喜剧演员大鹏:私下安静害羞 天生喜感是件幸福的事

  冯小刚曾评价大鹏“天生喜感”,这个特质是把双刃剑,用在喜剧里,演员可以轻易把观众逗笑;然而想要转型,过于搞笑的一张脸又会成为障碍。大鹏并不为此担心,他认为能轻松逗乐观众是一件幸福的事,作为导演,他依旧希望通过喜剧与观众交流;作为演员,他想成为女儿手中的橡皮泥,可以被塑造成任何形状。

  新浪娱乐:你刚刚说自己很幸运,接到了不少大导演的邀请。其实即使是很小的角色,如果这些大导演能来邀请你,肯定是看见你身上与众不同的特点。所以你自己有没有想过或者问过他们,为什么这么多大导演都会青睐你呢?

  大鹏:我还真没有问过,因为我怕得到答案以后我会很有压力。我如果问冯导为什么找我来演王公道,导演说我看中了你这个这个这个,我就会在这个这个上面使劲。我是一个人缘还可以的人,大家看到我那种亲近感,这可能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我特别好说话,也比较好合作,不会在一些特别具体的事上,时间、片酬、位置上面去较特别多的真,我觉得我还没到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一天真的会一下就变了,变成特别较真要怎么样。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到达过那个时候

  新浪娱乐:我问过冯导为什么会找你演王公道,他说其中一点就是看见你身上那种天生的喜感。演喜剧的话这是一个特别大的优势,但是也可能是未来转型的一个障碍,你自己怎么看?

  大鹏:我觉得能够把大家逗笑了,就是特别幸福的一件事儿。我发现有些喜剧电影很尴尬,但是你不能够否认演员都很卖力地在执行这样一个表演任务。所以我觉得如果你不费什么力气站在那,大家就看到你也很开心,那不是特别幸福的一件事儿嘛,你就比那些演员要幸福很多了。

  再一个是说,我还没有形成一个什么风格,因为你是要持续的证明才有风格。我只是出了几部作品,我是一个电影行业的新人。作为演员的时候我愿意多做一些尝试,成为我女儿玩的橡皮泥,让导演来给我指定各种各样的姿势。作为导演,我在目前这个阶段可能还是拍喜剧比较多,因为我有很多很想表达的事情,需要各种各样的手段,而每个人他有不同的擅长的方式,我也不能说是擅长喜剧,而是大家比较认可我用这样的方式跟大家交流。

  新浪娱乐:你有很多喜剧演员朋友,很好奇喜剧演员们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私下里也是火花四溅非常搞笑的吗?

  大鹏:喜剧演员和喜剧演员都还不一样,如果硬要分类的话,我就说两种人,一种人是在荧屏上和荧屏下都很开心开朗非常有趣的,比如说乔杉,他经常跟我合作《屌丝男士》,他在私底下就是那样的,陈赫也是很活泼的。但是有一类人是属于台上可以很活泼,但是台底下特别的闷的。

  新浪娱乐:比如?

  大鹏:我是其中一个,范伟老师也是一个。我们昨天在《我不是潘金莲》的首映礼,很多明星在一个房间里边,我们俩就相约好了在最角落的位置坐在那,也不知道聊什么,因为真的越热闹越孤单,觉得融入不到那样的场合。有很多这样的人,郭德纲你相信吗?你看他台上都很风趣,脑子很快,反应速度太厉害了,但是其实私底下不太说话的,因为说话就变成我们一种负担

  新浪娱乐:以你这样一个性格,最初演戏应该还蛮有心理障碍的吧?

  大鹏:有。我们今天还在讨论《我不是潘金莲》里边冰冰跟郭涛[微博]有一场床戏。我工作人员说,如果让你演的话是不是就得尴尬死了?我说对对对,很难想,如果是真让我跟冰冰去演一个亲热的戏,我应该怎么办呢

  我时常得做自己的心理建设,把自己穿成那样、扮演成那样,照着镜子说你现在是这个人,你才敢于做很多你平时想都不能够想的一些事儿。所以我在拍摄现场,经常性的情况是我不管穿多厚的衣服,反正我穿着不脱。有的时候拍古装也是,大夏天的也是穿了很多,配饰又多,又很沉,从来不脱。因为一脱下来,拿了这个手机我就是现代人了,我就又回去了。我得特别暗示自己就是那个人就是那个人,我拒绝跟他们去聊天,我拒绝让自己再回到现实当中来。

  大鹏的责任感:给拍网剧的小伙伴找出路 中国电影应该有工业化流程

  尽管在电影圈获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大鹏还是没有放弃网剧,并不担心观众对他的认识再次回到原点。大鹏坦言:“只要是有趣的事,在哪个平台产生,以什么样的介质跟大家交流,都没有关系。”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在网剧领域和他一起奋斗过的小伙伴,也都成为他肩头的责任。大鹏的计划是,先在网剧平台锻炼这些小伙伴,再把他们一个个领进电影圈。对于中国电影的整体发展,大鹏也在操心,好莱坞的那次进修让他意识到,中国还急需建立工业化的电影生产流程。

  新浪娱乐:你下一部电影的内容是组乐队,你当年也组过乐队,这部电影算不算是延续自己当年的一个梦呢?

  大鹏:这是一种巧合,不然我估计往后拍的电影的题材会越来越少,因为我没有那么多梦想。这个电影的发起是来自于去年,电影局叫了几个导演去好莱坞,有徐峥导演、管虎导演、李玉导演、韩延导演,还有我,我们去那边学习了一段时间。突然一天被领进了一个声音混录的棚,当时的混音师给我们展示了一个黑人音乐传记电影的开场,我被震撼了。我们经常看电影是视觉的冲击,但是那部电影把视觉和听觉完美结合到了一起,中国应该也可以有人做一部这样的电影,让大家坐在电影院里面看到最棒的演出现场和音乐情怀。是那个时候开始决定要来拍这样一部电影,准备了一年多了。

  新浪娱乐:去好莱坞学习,包括和那些导演一起交流,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大鹏:收获就是电影这件事情还是要有一个工业化的流程。在好莱坞是制片人中心制,导演变成了其中的一个普通工种,所以好莱坞那些导演的产量很高,因为支撑他的体系足够庞大,不需要费那么大的力气。但是在中国,导演更像是集制片人、导演、编剧、选角导演于一身的,中国还是导演中心制,他变成了权利最大的那个人。中国的片场像一个工地,那些最普通的工作人员的工作其实没那么体面,所以任何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的梦想都是要当导演,你合作了几次的这些工作人员,你说下一部戏再来帮我做什么,人家说我要当导演了。

  新浪娱乐:你现在在大银幕上发展特别好,但是网剧那块没有丢,为什么?

  大鹏:我有很多小伙伴陪伴着我成长,跟我一起制作了《屌丝男士》,把我送到了大家的视野当中。现在当然我一个人是可以很好地不停地把戏拍下去,但是那些小伙伴们,我觉得得给大家找出路。网剧是我们一个锻炼的平台,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未来要致力于当导演或者当一个制片人。但是电影毕竟是有一定门槛的事情,所以从网剧开始我在不停地锻炼他们,每次我拍电影的时候会带几个人到电影的剧组当中去工作,让他们了解电影的制作流程。我总是在想我有这个责任。

  新浪娱乐:入行十年,你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和没有变的地方是什么?

  大鹏:变化就是我觉得我长好看了,比以前顺眼一些。不知道这算不算迷信,经常被大家的摄影机捕捉,始终在镜头面前,那个状态是不太一样的。别的还是原来那样,不自信,害羞,悲观主义,还是一样老好人。

  答粉丝问:

  王家卫想给东北F4拍电影

  新浪娱乐:赵本山[微博]是你的师父,你跟东北F4关系也特别好,有没有想过导一部作品,把这些师兄弟集结起来?

  大鹏:你说的这个事儿已经上升到王家卫层面了,我认识王家卫导演就是因为他看了《煎饼侠》之后跟我说,你可不可以拍一部电影,由东北F4来演主角,然后我跟王家卫真的就想了一个故事。他很在乎这个项目,我们已经讨论了很长一段时间。说东北F4,有四个人的话,其实还是要有一个最主要的核心事件和人物,那他会是谁呢?所以从剧作的角度来讲,我们一直在找减法。

  新浪娱乐:你有开歌友会、演唱会或者出专辑的计划吗?

  大鹏:没有这么打算,但是不排除可以做一些小型范围内、只给他们听的这么一次活动。我喜欢唱歌,但是并不代表着这件事儿可以支撑我的工作。因为我总觉得咱们有梦想,跟咱们有能力是两码事。我曾经觉得我自己特别厉害,在长春组个乐队叱咤风云的。但是到了北京之后发现太多厉害的人,我这种水平的歌手在北京得有几百万,所以我唱歌出不来。你必须要清醒认识到这点,不然就太痛苦了。所以我不会以唱歌作为事业的延续,出专辑,演出之类都不会。我觉得在自己的电影当中偶尔唱两嗓子,就很满足了。

  (杨晋亚/文 王远宏/摄影 刘嘉奇/摄像)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