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快讯|八卦|有料|娱风|乐门|滚动|精选|综合|星闻|星知|星速|花讯|娱声|星球|星讯

春节档的“西游同款们”有谁取到了真经?

发稿时间:2017-02-07 10:02:34 来源:中娱网

  文/新浪专栏 水煮娱 周二 周一

  微博@周一本人啊

  在大城市过春节是非常没文化的,北京就是这样一座大城市。所以,留下来过年的人,都在奋力参加各种文化活动。

  被庙会这种又冷又闹又难看的室外文化活动坑了几年以后,我们家就只好选择去室内。。被坑。至少又热又闹又难看。

  春节档电影大概拿准了这点,所以这几年来几乎都一个赛一个,差得肆无忌惮。(当然啦,这样说也不全然公平,其他时间的烂片也是烂片,不能让春节背锅)

  活得太久,容易看见很多不想看见的事。比如《西游伏妖》。徐克和周星驰没有1+1>2也罢了,一次性毁掉两个怪才,也是蛮不容易的。

  《降魔》上映时,周星驰出手令人惊艳。童真和黑暗,他使出各种招数放大它们,因为他知道这两样东西是一回事。

  天地初始,是魔的世界。人心初始,须要降服心魔。

  孙悟空不是齐天大圣,猪八戒不是天蓬元帅,沙僧不是卷帘大将。是的,它们不是大圣、元帅和大将,只是猴妖、猪妖和鱼妖。

  而这些妖怪的模样,都不是暖萌卡通,而就是野生的猴子、猪和鱼应该有的样子。你第一次惊讶地发现:原来真实的猴子、猪和鱼,长得都没那么可爱。原来你眼中的美好世界,都可能是一厢情愿。

  毁童年吗?不。孩子的眼睛里,才会看到妖怪的本来面目。周星驰有一双保持童年的眼睛,才能描绘出暗黑到底又坦荡磊落的景象。

  到了《伏妖》,本来还是可以一路黑到底的,师傅没有师傅的慈悲智慧,徒弟没有徒弟的顺服听话,阴谋、算计、各怀心事。

  可不知道怎么就成了套路会餐、老梗重逢。蜘蛛精的两个养女当然是村野老妇,国王的三千宫女当然是鼻毛丑女,唐三藏表演当然要贴了符跳艳舞。

  就好像忙着把这些塞进电影,忘记了故事到底是什么。

  很多影评都在帮忙解读、推测、甚至考据影片中那些意味深长的细节,并以此勾勒出许多心存高远的设计。

  然而不得不说,这些支离破碎的用心和重复到了尴尬的小技巧,没有能够完成那个可能存在的伟大作品。

  看完影片的感觉,有点像喜欢了20年的一个人,突然有一天,你发现他身上那些让你喜欢的东西正在消失。这时会感到遗憾,会忍不住要问他怎么了,会想帮他找回来。

  可是说到底,那些存在过的美好,是不会消失的。即便他不能继续好下去了。

  所以,我不喜欢江郎才尽这种形容词。世上有过江郎,就是世人的运气。

  神正在失去神采,但凡人并没有资格品评。

  第二天,带着一点失落感,怀着一颗平常心,毫无期待地去看了《大闹天竺》。结果呢,当然如愿以偿喽。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王宝强导演的首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带着心酸的感觉。整个观影过程,不断想起他怎么从北影的群演一步步出人头地。这个当代中国社会的励志故事,加上尚且悬而未决的家室纠纷,很容易让人出戏并且平生出很多毫无意义的联想。

  我知道这些杂念对于看一部电影不公平。但很遗憾,电影吸引人的程度,还不足以让人目不转睛没工夫胡思乱想。

  王导非常认真地完成了一部商业片。他从《泰囧》里学,也从《唐人街探案》里学。当然,这些电影也是从类型片的葵花宝典里学出来的。所以啊,再被学一遍的时候,很容易就像第三泡以后的绿茶,不太能醒目提神了。有些地方,还可能像是学了翻译得不好的外国文学。

  (顺便说一句,爱说“教科书”般喜剧电影的同学,想问下看了教科书真的会笑吗?)

  然而真的很尽力了。(真的,他这么努力,我们都造!我们看到了!)

  公路片有没有?有!

  异域风情有没有?有!

  打斗戏有没有?有!

责任编辑:刘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