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快讯|八卦|有料|娱风|乐门|滚动|精选|综合|星闻|星知|星速|花讯|娱声|星球|星讯

春夏:少年时抗拒优秀 拿奖后一度自我怀疑

时间:2017-02-08 14:15:19 中娱网

春夏 摄影/记者 大食 春夏 摄影/记者 大食

  能在农历新年前坐下来,写写自己2016年发生的事,我心里是又爱又怕的。本可以和记者对谈,但我想,试试能不能说清楚这一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什么呢,自己写是对自己的误解,别人写是他人对我的误读,都是一样的。

  找了一个深夜专门坐下,借着台灯把自己摊开,铺得一地都是,把边边角角碾平压好,好的不好的还都不能漏下。刚过去的2016年是我出生以来最恐慌的一年,从来没在一个时间段里遇到这么多人、生出这么多事,于我如洪水猛兽,却也是良师益友。

  我想说一说我的害怕。拿奖我也害怕,我怕被认同,从少年某个时刻起我就开始抗拒优秀,不敢走进华丽精致的商店,不愿结交客观条件优秀的朋友,不愿挖空心思变成相较之下出色的人。这是我在躲藏。我怕比较出的结果是不确定的认同,我心里受不了它随时可能离开我,因此我绕开它走,希望借此能避免失去些什么。

  拿奖这件事,并没有如当时以为的在第二天清晨就结束,它开始没日没夜地陪伴我。奖是荣誉、名利和羁绊,家人、朋友、工作伙伴都在提醒我,无论我把奖杯如何掩藏、如何主动地不思进取都是无效的,它让所有人对我的期待和需要都变了。它也牵引出了我掩埋已久的问题——这就是我2016年一整年都在做的事情,承认我自己。

  承认的前面是怀疑,我陷入了对自己方方面面的怀疑。接踵而至的工作邀约让我感到无力,我不相信我能做好、能成为对方电影中有力的影响因素,我甚至想过,我要怎么超过之前的自己啊!拍完《踏血寻梅》,我两年(《踏血寻梅》拍摄于2014年,编者注)都没能从心理上离开它,那是我亲口承认的十万分的热情。就在这个当下,在我觉得自己难以再做好其他工作、却因为两年前的我拿奖的时候,感受是多么复杂。

  沮丧迷茫的时候,我碰到了徐浩峰导演的《刀背藏身》。我抱着好奇的心情去和导演碰面。坦白说,剧本和人物并不吸引当时的我。在这个故事里,我饰演的角色不是最重要的,也没有可观的发挥空间,如果一部电影是一趟真实的生命,那她是普通的、不足够耀眼的一次旅程。我告诉导演,我不确定他能不能喜欢我,导演温和地对我说,那我现在告诉你,导演喜欢你。那句话像根刺扎进了我心里,扎了半个月后,我就再也不能接纳别的项目走近我了。

  徐浩峰导演的电影我看过,都是风格明确的导演作品,而我身体里有一个凭一己之力无法挣脱的“我”,我走不出去,在原地干着急,需要有人从外面使劲地敲门砸窗打破我、告诉我现在外面已经是什么年月了。我总觉得,只有我自己明白我多么需要别人在那个时机喜欢我,就这样,我找到了我的藏身之处。

春夏在《刀背藏身》拍摄现场春夏在《刀背藏身》拍摄现场

  2016年7月17日

  11号进组,今天的训练是导演亲自授课,教八卦掌和刀。练到下午4点多,有个动作我就是不行,崩溃了,精神上放弃了。跑到洗手间哭了两分钟,心里很想放弃,但我不停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的选择,我要做完它,这是我想成为的人必须要做的事。擦干眼泪又加入了练习。我相信这样的瞬间还会无数次出现,真的很难很辛苦,坚持。后来从厕所出去,导演坐到我身边,告诉我:春夏,你是很有天赋的。我明白这是内向的导演的安慰和鼓励,也就满足了。

  2016年7月20日

  我们每天的训练加入了站桩。第一次做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心里凭着一口气,不服输地不停告诉自己坚持,就坚持下来了。还有挥刀,不停重复去做,一个动作半小时起做,在重复中不停矫正自己,这才是最难的。流了许多汗,回去的路上,我想,人就是要偶尔做些笨拙的事,做一些只靠本能努力的事,不投机不聪明,脚踩在泥土上的感觉真好。我也从心里对我们这个特别的剧组产生了好奇,对这帮笨拙的武林人士有了尊敬。

编辑:小娱
猜你喜欢